中國香港美術家協會

 藝術信息 | 原創文章 | 協會活動 | 行業資訊 | 藝術展訊 | 藝術圖庫 | 展覽資訊 | 藝術拍賣 | 市場綜合 | 藝政新聞 | 公益美術 | 會員精品 | 關於我們
搜索
熱搜: 藝術 繪畫 收藏

米勒與我的土地情懷

2015-9-4 11:44| 發佈者: 舒展| 查看: 1958| 評論: 0|原作者: 孔玉|來自: 東方早報

摘要: 米勒 熱愛土地的藝術家 藝術應該有根

 讓·弗朗索瓦·米勒《諾曼第的擠牛奶女工》
 
   孔玉
  我不是一個農村出生的孩子,然而每每回首童年,浮現在腦海中更多的卻是大片的田地和望不到頭的田埂,這些回憶的片段來自我三四歲居住在鄉下爺爺奶奶家的短暫時光。我一直為自己何以會對這些情景的印象如此深刻而感到深深的疑惑。進入大學後我接觸到很多有關中國或西方的藝術家,這時我愛上了米勒,愛上了他筆下的深褐色的土地和那些常年勞作於土地的農民。這時我才意識到,自己對土地的情感也許是與生俱來的。
  讓·弗朗索瓦·米勒,法國19世紀的現實主義畫家,巴比松畫派的代表人物。他出身于一個平凡的農民家庭,作品多取材於鄉間農民的勞動生活,畫風自然而淳樸,單純卻凝重,充滿了對自然和鄉土的熱愛。他最著名的作品莫過於《晚鐘》、《拾穗者》、《牧羊女》,它們被讚譽為「米勒的鄉間三部曲」。這些在圖書館被我翻看過無數次的畫作,雖然在印刷色彩上並不準確,但仍然讓我看得有滋有味。但是為什麼喜歡,我始終說不出個緣由。來到上海讀書後,我親眼目睹了許多從前由書本中得知的藝術家的優秀作品。2012年年末,上海中華藝術宮舉辦的「米勒、庫爾貝和法國自然主義:巴黎奧賽博物館珍藏」展覽讓我有機會一睹米勒繪畫原作的風采,看到了米勒的《諾曼第的擠牛奶女工》。
  這幅作品創作于米勒藝術生涯的最後一年,描繪了傍晚時分一位肩扛陶罐走在歸家途中的農婦。畫面呈暖褐色的基調,農婦的身體幾乎將畫面完全占滿,她一手插在腰間用臂膀撐著肩上的奶罐,一手扯著拴著牛奶罐的繩子微微向前伸去。農婦的額頭微微上抬,眉眼及神情似乎在遙望著遠方。米勒沒有刻意描畫農婦臉部的表情、粗糙的雙手和堅實的雙腳,一切都表現得十分概括,僅由幾根黑色的線條簡單勾勒而成。但我還是看到農婦臉上微微上揚的嘴角,一股淳樸、靜謐而崇高的從容與自足彌漫於畫間。農婦身後逐漸暗去的天空顏色,畫家自由跳躍的筆觸清晰可見,充滿稚拙之美。
  羅曼·羅蘭在《米勒傳》中曾說,米勒自1864年以後就開始迷戀用鉛筆和彩色粉筆進行素描的創作。在素描創作過程中,他注重概括,將眾多的細節與因素進行簡化,努力在畫面中表現對自然事物的最直接印象,並力圖將這些探索運用在油畫的創作中。這幅完成於畫家藝術生涯最後一年的作品正是其在大量的創作實踐之後,將素描中獲得的認識成功地運用在油畫作品裡的表現。作品中,畫家充分吸收了素描藝術的特點,那清晰可見、富於表現力的黑色線條,讓整幅作品更加深邃迷人,充滿了裝飾畫的味道。相較于米勒之前的作品,《諾曼第的擠牛奶女工》的繪畫語言更加概括和簡練。1873年米勒在給好友的信中寫道,「如果僅僅就我的願望而言,我將很強烈地去表現這個典型,表現我思想上認為是典型的人物,表現普遍意義上的真實。」可見,米勒的所謂「典型」,是一種源出於真實而超越於具體或細節之上的永恆。而這正是米勒繪畫最吸引我的地方:沒有過多細節的修飾和贅述,以最純粹的現實主義形象直接打動觀眾。那些平凡的勞動者的日常生活也因為被賦予了這種「普遍意義的真實」而具有了靜謐、雋永的藝術魅力。
  在我看來,再沒有一個畫家如米勒這般熱愛土地,瞭解並欣賞農民的悲苦與快樂。他賦予畫面的深刻情感正來源於其身為農民的自豪感,同時也傳達出畫家對自然最本真的渴望。這種樸實無華的力量感動我,給予我心靈上的溫暖與慰藉,同時讓我擁有了一份更深刻的有關土地的情懷。我想,在19世紀末20世紀初那個法國工業革命爆發的年代裡,米勒同柯羅、庫爾貝一樣正是懷著這種心情一起來到巴比松,站在這片質樸的土地上希望帶領人們重新尋回自然.
1




剛表態過的朋友 (1 人)

最新評論


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