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香港美術家協會

 藝術信息 | 原創文章 | 協會活動 | 行業資訊 | 藝術展訊 | 藝術圖庫 | 展覽資訊 | 藝術拍賣 | 市場綜合 | 藝政新聞 | 公益美術 | 會員精品 | 關於我們
搜索
熱搜: 藝術 繪畫 收藏

心相本真 以象達意 ——品鑒陳春劍水墨花鳥畫 (文/斯林鋒) ...

2014-12-11 15:11| 發佈者: 舒展| 查看: 1297| 評論: 0

摘要: 畫,乃壹人之本真,是畫家內心精神和文化的表達載體,誠如佛語:“世事無相,相由心生,……”,陳春劍繪畫所表現出來的“相”正是他內心的體現,也是他走進大自然,融入大自然,繼而在不斷探索中所流露出的本真。帶 ...


        畫,乃壹人之本真,是畫家內心精神和文化的表達載體,誠如佛語:“世事無相,相由心生,……”,陳春劍繪畫所表現出來的“相”正是他內心的體現,也是他走進大自然,融入大自然,繼而在不斷探索中所流露出的本真。帶著這份心緒我走進了陳春劍的花鳥世界。沿著他藝術創作的墨跡探尋他內在的心相。
        陳春劍的花鳥畫延續了傳統的雙鉤技法,融合入傳統的工筆和寫意技法以及當代的視覺審美布局構圖理念。在用筆技法上,強化了線條的書寫性和筋骨性,在線條的審美定位上融合了楷書的正氣和草書的飄逸、俊秀、靈動,講究線與線之間的虛實對比、動靜對比,他的線條沒有特意強化寫意的隨意性,工筆的工整性,而是根據不同的物象氣質融會特定的藝術審美需求下而進行攝取提升。用色上,強調用墨即色。誠如張彥遠《歷代名畫記》雲:“夫陰陽陶蒸,萬象錯布,玄化亡言,神工獨運。草木敷榮,不待丹碌之采;雲雪飄揚,不待鉛粉而白。山不待空青而翠,鳳不待五色而彩。是故運墨而五色具,謂之得意。意在五色,則物象乖矣。”陳春劍深入地掌握了墨分五色的原理,在渲染敷色時,充分地運用水和墨的層次特點,淡雅、樸素,同時多采用墨色對比的手法,註重回歸水墨本身的視覺功能,形成了壹種質樸雅拙的格調,提升了水墨表現的純度,體現傳統文化精華又具時代氣息。
        陳春劍在深入研究傳統花鳥構圖原理的基礎上,融入了當代審美下的構成原理,在壹定程度上摒棄了傳統中國花鳥畫程式化的模式,將花鳥物象與構成原理進行了分化、解析、組合,通過強化構成以及畫面視覺效果來進壹步凸化傳統圖示所無法展示的畫面主題和審美定位。陳春劍的花鳥在傳統花鳥畫的基礎上,吸取了中國山水畫的“造境”,他的眾多作品采用了山水畫的“三遠”空間法,很多作品相應的采取近、中、遠之空間變化,使其作品更為空靈疏朗,增強了“花鳥步隨景移“的效果,空間感的塑造使得水墨更為簡潔明快,同時也使觀賞者如臨其境,馳騁想象,形成了“可居、可遊”立體時的圖式精神家園。
陳春劍還吸收了傳統中國畫(特別是宋畫、元畫)幽遠的文人之氣,在風格上追求純正、樸素而不失雅趣的意韻,而摒棄了當下很多工筆或小寫意花鳥畫家追求的濃艷、甜美。從深層次講,這是陳春劍文人情懷的顯現,是他 “悠然見南山”式的道家情懷的流露,在他近期的作品裏我們可以很明顯地看到,畫家更多的采用水墨作為創作的主色,甚至是全色,大規模的摒棄了紛繁的色彩,在筆墨格局中透顯出了壹番書卷靜氣,不躁動、不浮誇。畫面內斂、沈穩,飄逸而不失含蓄。誠如其筆下的荷花、玉蘭、芙蓉等等,無不顯現了畫家心中的雅逸之氣,使得作品樸素的審美基調與淡雅澄明的畫面層次表現地淋漓盡致。如作品《山野芙蓉正宜秋》,線條質樸,靈動,富有韻律感、節奏感。山石筆墨縱橫咨肆,狂放快速;幹濕濃淡、夾水夾墨紛飛舞動,山野芙蓉、雜草、蘆葦,時而潤筆濕墨揮寫,時而幹筆枯墨澀寫,亦勾亦寫,亦點亦染。結合墨色的濃淡參差,用筆的輕重錯落,充分表現了芙蓉枝葉花卉的側旋姿態,從而凸顯了物象的生命之韻律,而山石、花卉、雜草,以及背景空間形成了平遠式的空間布局,則提升了畫家物我相容、形神互映的境地。這幅畫對仙鶴的描寫工整細致,仙鶴的羽翼、鶴爪以及轉頸翹首、凝視之態都捕捉得尤為真切、自然,激活了整個畫面的活眼。這也是陳春劍特別擅長的,在他的很多作品裏,作者都通過抓住飛禽魚蟲,或仙鶴、或小鳥、或魚兒等的神態動作來提升作品,形成整個畫面的活眼,使得作品更為人性化,更具有動態感。在山坡、蘆葦以及雜草的處理上則運用了疏放靈活的寫意筆法,在背景的處理上作者摒棄了傳統層層復染的技法,而采用了水墨氤氳的宣染法,豐富了畫面的氣韻,整幅作品作者采用了工寫結合的技法,壹方面提升了作品主題間的動靜對比,壹方面也增強了作品的虛實變化。他的作品氣息清雅潤澤,墨色澄明,結構明朗,筆墨生動,給讀者呈現出壹派生機盎然的生命力,同時也給讀者壹種莫名的凝聚。凝聚在他畫面裏大面積的水墨氤氳與留白、飛禽與花草、水與墨、墨與墨之間的動靜、虛實對比之中,這種凝聚是畫家附屬在畫面裏的壹種對生活的思考,是畫家細微地感受自然、熱愛自然的真摯之情,所謂“化生活之態為藝術之態”,即是如此。這也正是他幾十年不斷堅持寫生的結果。
        用他自己的話說這是他在原來的創作基礎上審美的壹種“回歸”,而這種回歸在很大程度上體現了壹個青年畫家的文化日趨成熟,是畫家從單純的技法研究上升到了獨立文化審美思考的高度,是畫家不斷地自我人文沈澱的表現。我們常說“度物象而取其真”、“傳神”,所謂“真、神”者,除了物象本身的美,更多的是畫家面對客觀物象時,組合物象進行創作時的壹種內斂式的感想和思考,用佛家的話說就是面對客觀物象時畫家主觀的“心象”,而“回歸水墨”,則正是畫家心象與客觀物象以及筆墨之道的壹種邂逅的交融,以象達意。
        畫,之所以成為藝術,是因為他集聚了畫家內在不同的性情、文化心結。縱觀當下的繪畫,真正在執著地畫自我的可謂少之又少,大部分或是之乎者也的呻吟之氣,或是少了自然蒙養之韻的匠心之技,或是用勁雕華的程式化圖式。繪畫也只是遊離在他們手指間的壹個程式化的吃飯工具,而失去了作為藝術的價值所在。筆者素來強調畫要“本真”。從陳春劍近幾年的變化可以看出,他的作品沒有沈浸在“之乎者也”的呻吟中,也沒有套用格式化的技法程式中,更沒有巧取形態嘩眾取寵,而是隨著年齡的增長,生活、文化、心緒的變化而轉變,這是壹個自然而然的“本真”變化,而不是刻意的捏取,上述中我提到他的作品很富有生命力,這也正是陳春劍目前正當壯年的生命力的體現。故而在品鑒他作品的時候從中能感覺到作品的氣息很純正,不浮誇、不做作。
        陳春劍水墨作品的格調凸顯了畫家對文人情結和古人孤高清介的性情的瞻仰,透顯了畫家對傳統人文精神和內涵雋永文化的敬仰,也是陳春劍內心對文人誌氣和人格氣節的壹種堅守。
“路漫漫其修遠兮,吾將上下而求索。”最後借用這句話送給陳春劍,希望他能在今後的探索中取得更好的成績,讓我們拭目以待。
2




剛表態過的朋友 (2 人)


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