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香港美術家協會

 藝術信息 | 原創文章 | 協會活動 | 行業資訊 | 藝術展訊 | 藝術圖庫 | 展覽資訊 | 藝術拍賣 | 市場綜合 | 藝政新聞 | 公益美術 | 會員精品 | 關於我們
搜索
熱搜: 藝術 繪畫 收藏

6件藝術品讀懂波蘭的驕傲和痛苦

2015-10-9 11:15| 發佈者: 蔡嘉曼| 查看: 1121| 評論: 0

摘要: 這幅《我們與戰爭》充滿象徵主義與隱性含義,畫面中滿是奇怪的長著蝴蝶翅膀的大蛇的背景下,一對身著黑色衣服的夫婦(畫家與其妻子)款款走來,他們用男士的外衣包裹著一束蓮花,努力保護著它。一位 ... ... ... ... ...
活在藝術品裏的波蘭

 

     這幅《我們與戰爭》充滿象徵主義與隱性含義,畫面中滿是奇怪的長著蝴蝶翅膀的大蛇的背景下,一對身著黑色衣服的夫婦(畫家與其妻子)款款走來,他們用男士的外衣包裹著一束蓮花,努力保護著它。一位滿頭銀髮的老婦正窺視著被外衣隔斷的另一世界。畫家手持的蓮花象徵著他的婚姻;牙齒掉光的老婦人象徵著饑荒、疾病與死亡;怪異爬蟲與彩色的蝴蝶則象徵著橫掃歐洲的災難。

     波蘭地處歐洲心臟地帶,獨特的地理位置使波蘭形成了對各類文化開放、包容的態度,同時又始終保持本土文化特色。無論是精美絕倫的中世紀宗教藝術品、極具民族特色的手工藝品,還是飽含愛國情懷的歷史畫、享譽世界的招貼畫,都具有非凡的魅力。這是波蘭藝術在中國首次大規模亮相,展品來自波蘭 17 家大型博物館和藝術品收藏機構,涵蓋 15  20 世紀的波蘭繪畫、雕塑、絲織品、金銀器等多個藝術門類的精品近 350 件。


聖母雕像:退卻光環的溫柔母親


 

      西元 966 年,波蘭皈依基督教,第一次以一個獨立國家的姿態出現在中世紀的歐洲。在波蘭,聖母瑪利亞備受尊敬,她的形象出現在很多繪畫和雕塑作品中。

     這是一件動人的 “美麗聖母型” 雕像。作品中的聖母瑪利亞美麗動人,儀態萬方,她正溫柔地凝視著懷中的聖嬰。這裏,聖母似乎退去了神聖的光環,只是一個疼愛孩子的普通母親。這件作品不僅使人們感動於溫馨的母子情,更對聖母為救贖人類而忍受喪子之痛表達了無比崇敬。


 

國王肖像:波蘭的 宋徽宗


 

     18 世紀最後幾十年,波蘭陷入政治和經濟危機,在末代國王斯坦尼斯瓦夫奧古斯特主持下進行了多次改革,但國家走向崩潰的命運仍無法避免。波蘭終於在 18 世紀末被俄國、普魯士和奧地利瓜分。

     斯坦尼斯瓦夫奧古斯特國王在政治上飽受非議,有人指他治國無方、統治專制,有人指他軟弱無能、叛國求榮,但無可爭辯的是,這位君主對藝術的發展做出了巨大的貢獻。展覽中有一幅巴恰雷利創作的國王斯坦尼斯瓦夫奧古斯特肖像畫,畫面中這位統治者手持的時漏象徵著時間的流逝,他焦慮地望著陰暗的天空,似乎是恐懼地等待著即將到來的歷史動盪。斯坦尼斯瓦夫奧古斯特國王和中國的宋徽宗有著極高的相似性,他們既都是雅好藝術的亡國之君,又都下場淒慘,人生經歷令人唏噓不已。


 

巨幅歷史畫:用歷史慰藉波蘭


 

      政治的變遷和動盪從來不是人民的福祉,但深重的民族災難卻往往成為藝術生命的沃土。19 世紀,波蘭身處俄國、普魯士、奧地利的佔領和奴役之下。波蘭藝術承擔起保護民族意識、凝聚民族精神力量的重責大任。

      展覽中最重要也是尺寸最大的一件作品是來自華沙王宮博物館基本陳列的重要展品《國王斯蒂凡巴托雷在普斯科夫》,它由楊馬特義科繪製,描繪的是波蘭國王斯蒂凡巴托雷(統治時期為 1576—1586 年)正在接受戰敗的莫斯科公國使節的貢品。馬特義科通過盔甲、斗篷和置於腿上的長劍表現了國王的威嚴。在雪地上,國王的雙腳踐踏著莫斯科的旗幟——這是戰敗者的象徵。莫斯科公國使節們站立在國王面前,形象各異:一人身著斗篷,頭戴高帽,向國王呈獻一個放著麵包和鹽的託盤——這是傳統中和平的象徵;一人微微半蹲,假意謙卑;一人跪伏在地,以示尊敬;還有一人手持一柄破損的寶劍,面露悲傷。國王的尊嚴和失敗者形成了鮮明對比。

      對於當時的波蘭民眾來說,數世紀以前波蘭對俄戰爭的勝利,為 19 世紀波蘭抗俄鬥爭的失敗提供了慰藉。對過去輝煌的追憶為那些年處於政治奴役下的人們帶來了安慰。


 

肖邦:波蘭代言人 靈魂喚醒者


 

     肖邦,這位浪漫主義時期的天才作曲家、波蘭的遊子,憑藉永恆的音樂跨越了文化的障礙,對各國的藝術家和音樂愛好者產生了廣泛而深遠的影響。如今,肖邦儼然成為波蘭的代名詞。這是一幅由肖邦的好友、著名肖像畫師特奧菲爾科維亞特科夫斯基(1849—1860 年)創作的《肖邦的波蘭舞曲》。

     這件 “夢幻般” 的作品描繪了肖邦的音樂是如何喚醒聽眾對波蘭輝煌過往的懷念和記憶。在一個浪漫、神秘的羅馬式教堂地下室中,一隊波羅乃茲舞者翩翩起舞。傳統的波蘭舞蹈連接了歷史和當代人物。幾個世紀前的 “翼騎兵” 喚起了對國家歷史的追憶。當代的人物是起義失敗後被迫離開國家的波蘭逃亡者,畫面的一旁是正在彈琴的肖邦。對這幅畫的解讀涉及藝術、政治和歷史哲學等多個角度。它不僅意指波蘭在追求國家獨立過程中遭受的苦難,同時強調在冥界的古代英雄和藝術的幫助下波蘭人民能夠獲得最後的勝利。

 


中國面孔:波蘭人的眼見與想像


 

    19 世紀末,除了崇高的愛國主義主題畫作,更加世俗的繪畫類型受到越來越多的歡迎。由傑出肖像畫家康拉德科舍熱諾夫斯基(1872—1922 年)創作的優美的肖像素描《中國人》,描繪了一位笑意盈盈的中國男子。科舍熱諾夫斯基集畫家和教師於一身,是 “青年波蘭” 時期的傑出藝術家,多次遊歷異地,但他從未離開歐洲,因而這幅《中國人》並不是在中國創作的。波方策展人介紹,畫家可能在歐洲某地見過一個中國人,然後憑藉想像進行了創作。畫家對人物的服飾描繪很粗略,而著重刻畫了人物睿智的微笑和麵部表情。這件行雲流水的習作,只用了少許色彩,展現了畫家高超的技藝。中國人的肖像在波蘭藝術中非常罕見,此次在北京展出的這幅肖像是首次公開亮相。

 

招貼畫:波蘭現代藝術的巔峰


 

     波蘭招貼藝術肇始於 20 世紀初,在 50  60 年代達到鼎盛,出現了享譽世界的 “波蘭招貼學派。展覽中展出的 70 餘幅波蘭招貼精品均來自世界上第一座招貼藝術博物館——建於 1968 年的華沙維拉諾夫招貼博物館。

     萊尼紮為奧地利作曲家奧爾本貝格的歌劇創作的招貼《沃采克》,是波蘭招貼設計美學的最典型的代表。這部劇講述了一個理髮師出身的士兵的墮落故事。主人公被情婦背叛後受到了所有人的恥笑,陷入瘋狂和絕望中的他殺死了情婦並投河自盡。這件招貼作品深受波普藝術的影響,扭曲的不同粗細的線條、紅色渲染的畫面以及聲音的視覺張力讓觀眾感受到沃采克猶如火山噴發般的情緒釋放:憤怒、恥辱、痛苦、崩潰以及絕望的呐喊。這部作品也使人不禁想到挪威畫家愛德華蒙克的經典之作《呐喊》。

 

 

2




剛表態過的朋友 (2 人)

最新評論


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