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香港美術家協會

 藝術信息 | 原創文章 | 協會活動 | 行業資訊 | 藝術展訊 | 藝術圖庫 | 展覽資訊 | 藝術拍賣 | 市場綜合 | 藝政新聞 | 公益美術 | 會員精品 | 關於我們
搜索
熱搜: 藝術 繪畫 收藏

談藝術創作中的行為狀態

2016-9-7 20:21| 發佈者: 妙婷| 查看: 1201| 評論: 0|原作者: 文/陳軍川

摘要: 有關什麼是藝術創作和藝術是什麼的話題,古往今來大家哲人的論述可說是浩如煙海。我想就作者在面對畫紙、畫布時所持有的一種心理狀態以及其行為表現,加以分類論述。這種不尋其源(哲學意義),不問其果(審美價值),將 ...

    有關什麼是藝術創作和藝術是什麼的話題,古往今來大家哲人的論述可說是浩如煙海。我想就作者在面對畫紙、畫布時所持有的一種心理狀態以及其行為表現,加以分類論述。這種不尋其源(哲學意義),不問其果(審美價值),將藝術創作中出現的幾種行為狀態來加以區分、論述,其意義何在?至少我們可以從不同的角度來看藝術。我想對我們進行藝術創作,是會有很大幫助的。

    從學習和創作中,我總結了以下三種常見的藝術創作狀態:

一、理智型創作狀態;

二、情感型創作狀態;

三、無意識型創作狀態。

    下麵我就這三種行為,分別舉例論述。

 一、理智型創作狀態

    理智型創作狀態的特點是:作者在創作的始終,都保持著理智、冷靜地心態。作者在創作某一作品之前,都要嚴格、理智地做大量的準備工作,創作當中,又要冷靜地把握住每一個有關創作的環節。李樺在其所著《美術創作規律二十講》裏曾說:「藝術創作既然是作者的思想的產物,那麼在進行創作前,作者先得決定選取什麼題材,表現什麼主題,這是藝術構思的第一步。」第一步完成後,圍繞著創作目地,作者需要埋智地走完第二步、第三步。中國山水畫大家陳子莊教導弟子們時曾說「欲作一畫,先畫小稿,反復修改,改到無可再改,然後考慮是否大家氣,是否宜於翻上大紙。」(《石壺論畫語要》72)達·芬奇創作《最後的晚餐》這一名畫的過程中,不僅畫了大量的速寫草圖,而且將每一位人物的神態、動作都有詳細的筆記說明。「一人飲畢放杯,把頭轉向說話者。一人雙手手心朝外、聳肩、目瞪口呆作吃驚狀……」我們似乎可以從筆記中看到他畫中所說:「你們中間有人出賣了我!」這個使人震憾的主題,他對每個在場的人物,在畫面中所占的位置、神態,都有著明確地構思。為了處理猶大這一醜劣地形象,他曾畫了上千幅草圖。可見,達·芬奇為了表現作品描繪的主題,耗費了大量地精力與時間,並因此而引起無知的修道院主持的不滿.有關理智型創作狀態的例子是很多的,可說是俯拾即是。許多畫家對此也有論述。歐洲現代野獸派大師馬蒂斯談創作體會時曾說:「對於我所要畫的對象的性格,我必明確地規定它;為了達到這個目標,我深人地研究我的表現手段。」(歐洲現代畫派論選》54頁,宗白華譯)。談到他創作狀態中三種靈感的來源,這三種靈感來源分別證明了本文所述的三種創作狀態。我先將其中一種狀態論述如下;「對逐漸形成的內在感情的表現,它經過反復的甚至吹毛求疵的檢驗、加工,這我稱之為『構成』。理智、意識和目地性在這裏起主導作用。畫面上絲毫不露斧鑿痕跡,而只有一件東西:感情。」(該書73)中國畫有「意在筆先」的理論;北宋有蘇東坡的「胸中之竹」之說;清末有鄭板橋「眼中之竹、心中之竹、手中之竹」的創作體驗,都可說是對理智型創作狀態地最好說明。

    二、情感型創作狀態

    處在這種行為狀態時的作者,圍繞著創作目地,始終保持著高揚地創作激情,因此,作者往往不做周密的創作計畫,抓住要表現的重點──或內容或形式,不拘泥細節的刻畫,如順勢而下的長江之水,滾滾而來,一氣呵成。情感型創作狀態能使作者在創作時不受成規戒律的約束。更大程度地發揮作者的藝術創造性。李思訓畫嘉陵江時的行為狀態是「理智型創作狀態」的話,那麼吳道子的創作行為則屬於「情感型創作狀態」了。他們的不同,除了技巧外,根本的不同則在於他們各自以不同的思維方式,導致了不同的創作狀態.中國文人畫的創作推崇打「腹稿」創作時多憑記憶、想像作畫,力求「意」的表現。這樣,創作時自然可以去掉與畫無關的細枝末節。所以,中國文人畫家創作時大多屬於「情感型創作狀態。當代中國畫家陸儼少先生,在《山水畫芻議》一書中,論章法生髮有這麼一段話:「所以,我的經驗,作畫不打草稿,雖巨幅經營,也只打一個小稿,安排大體位置,然後下筆,偶然得意,自覺官止神行,奇思壯采,合遝而來。」著名中國畫大師陳子莊先生在論名家作畫時說:「名家作畫,大處落墨,不拘泥細節。例如畫鷹,不要總去糾纏它幾個腳趾,畫三個趾可以,兩個也可以,一個也可以,不畫也可以,關鍵是畫成之後精神如何。如果總在細處雕琢,終究是鬥方名土。」(《石壺論畫語要》78) 康定斯基在〈《論藝術的精神》一書中所談的創作的三個靈感來源的第一個,就是「情感型創作狀態」:「用純繪畫的形式表現的,對自然的直接印象,這我稱之為『印象』。康定斯基在這種狀態下,雖然不象中國文人畫家那樣有著強烈的激情,但是,首先他沒有關於創作的周密計畫、安排,任憑直覺的印象,組織著畫面的點、線、面,創造著自然的神采。其作品被後人稱為「情感型」的文藝復興三傑之一的拉斐爾,在創作中也經常處於這種狀態之中:似乎他一分鐘也不曾考慮過自己的作品,他的表現手段不聽命於任何盤算。手好象本能地聽從那種不可能作任何選擇的、豐富的思想。他從情節描繪的所有可能的辦法中,把首先在腦中出現的辦法,付諸實施,不在許多構思中進行挑選」。「他並不認為對每一幅事畫的各個部分都十分他仔細的畫具特殊意義,因為那種過分的認真往往比我們所想的更會來的極不生動。」(見德拉克羅瓦著《論美術和美術家》論《拉斐爾》一文〉從德拉克羅瓦所寫的文字中,我們可以十分清楚的瞭解到,拉斐爾是非常善於把握「情感型創作狀態」的。在這種創作狀態下,他創作了大量的作品,為後人所仰目。

    三、無意識型創作狀態

    作者面對著畫紙或油畫布或是其他創作材料,他似乎不知道自己在做什麼,也預想不到將會發生什麼。一切仿佛都是在情不自盡中自然而然地發生著,當創作結束之後,作者面對著作品才恍然大悟。這就是創作中所出現的「無意識型創作狀態」。在這種創作狀態下,作者深層的心理活動,在作品中得到充分體現。宋朝鄧椿所著《畫繼》第三卷《軒冕才賢》一章有關蘇東坡作枯樹怪石圖的一段記載:「元章自湖南從事過黃洲,初見公,酒酣,貼觀音紙壁上,起作兩行枯樹石各一,以贈之。山谷道土賦雲:恢詭譯者譎怪,滑稽於秋毫之穎。尤以酒為神,故其觴次滴瀝,取諸神造化之爐錘,盡有文章之斧斤。又題竹石雲:東坡老人翰林公,醉時吐出胸中墨。」古往今來,多少文人墨客都是「尤以酒為神」達到忘我的境界,使自我處於無意識創作狀態之中。「志在新奇無定則,古瘦漓驪半無墨,醉來信手兩三行,醒後卻書書不得」此詩是懷素《自敘》中引許禦史評他的草書的一首詩。這首詩十分清楚地描寫出了他在「無意識」狀態下創作的情景。奧地利藝術家德西迪厄斯·奧班恩所著《藝術的涵意》(見孫潔良、林麗亞譯本)一書中,關於藝術創作,他有如下論述:「這種新的觀念的基礎是:盡可能忘記你所『知道』的有關藝術的任何東西;不要試圖描繪你看見或想的任何事物;明瞭這樣一個事實在許多企圖(五種、五十種或五百種)以後的完全超脫,會從你的下意識心理中提出隱藏的、先天的創造潛力,目前為止它還牢固地被壓制在你的下意識時裏。」(見該書80)他是在談東方的「禪宗和藝術」時談及以上的體驗。弗洛依德無意識心理學的創立,對西方乃至世界的繪畫,都具有巨大的影響。比如西方「達達派」、「超現實主義」等畫派,他們力圖使視覺想像從理性和程式化的約束中解放出來。「我們知道,近年來心理學的研究,曾在鳥巢的構造與一個曲調的開始之間作出一個比較,達到一種頗為特殊的結論……我堅決認為,寫作和繪畫中的自動主義……是唯一的表現式樣,它由於獲得韻律的統一而使眼和身正如在一個曲調或一個鳥巢之中一樣,是可看得出的。」(見《現代繪畫簡史》英赫伯特裏德著劉萍君譯本能78)漢期·阿爾普所說的「自動主義」,就是本文所說的「無意識型創作狀態」的表現。阿普爾是「根據偶然的規律」進行創作了《根據偶然規律安排的方塊》、《根據偶然的規律安排的對象》等作品。我們無需多想,便可從作品的標題瞭解到作者在創作時所處的行為狀態。對內在特徵,非物質性質的表現,這種表現很大程度上是無意識型創作狀態,做為他創作的第二個靈感來源,(見《論藝術的精神》72)人的無意識在創作中的作用,目前越來越被中國的藝術家、理論家所關注。有關此類創作的體驗和理論文章,我們在當前的許多藝術刊物中,都可以經常看到。

    小結

    對於一個藝術家來說,他可能終生固守一種觀念、藝術主張;他也有可能更長於其中的一種狀態進行創作。但是,選擇那種行為狀態進行創作,並不是作者的主觀意識所能完全決定的。一個藝術家在其創作生涯中,會有許多不同的經歷,會處理許多不同的繪畫題材。生理、心理的變化,都會使作者進入到不同的創作狀態中進行藝術創作。因此,創作中出現的各種行為狀態,不能簡單的以流派、技巧劃分。藝術家在創作一幅作品過程中,三種創作狀態並存的現象,也是有可能出現的。本文對藝術創作中所產生的行為狀態的分析、論證,應該說是十分不深入的,還有待以後進一步研究。

陳軍川

陳軍川個人簡介:

 

陳軍川,號南島。籍貫:安徽省,一九五九年十一月生人。四川省華僑書畫院特聘畫家、四川省蜀漢文化研究會會員、中國畫院簽約畫家、中國香港美術家協會會員。長年從事中國畫創作,繪畫作品以及藝術理論文章在核心刊物、專業報刊上,均有刊登發表。

陳軍川《松月蒼山》50X50cm

陳軍川《對話》50X50cm

陳軍川《高山皓月》50X50cm

陳軍川《古月》50X50cm



1




剛表態過的朋友 (1 人)

最新評論


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