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香港美術家協會

 藝術信息 | 原創文章 | 協會活動 | 行業資訊 | 藝術展訊 | 藝術圖庫 | 展覽資訊 | 藝術拍賣 | 市場綜合 | 藝政新聞 | 公益美術 | 會員精品 | 關於我們
搜索
熱搜: 藝術 繪畫 收藏

迴聲:藝術圈中的名人語录

2011-11-4 16:35| 發佈者: baiyun| 查看: 2943| 評論: 0|來自: 中國文化報

摘要: 當代藝術是什麼?當代藝術開啟中國未來藝術新紀元 關於當代藝術的幾點思攷「當代中國畫傢之多,大概古今中外之最。為什麼有此現象?原因不能一語說儘。大概『國畫』之套式化與『簡潔』,最易依樣畫葫蘆。另一個原因是 ...

当代艺术是什么?

当代艺术开启中国未来艺术新纪元 关于当代艺术的几点思考

「当代中国画家之多,大概古今中外之最。为什么有此现象?原因不能一语说尽。大概『国画』之套式化与『简洁』,最易依样画葫芦。另一个原因是『美术系』太多了。认为美术是民族文化中重要的一环,所以近半个世纪,我们的大学中广设美术系,乃至成立了太多美术学院。这一错误的教育政策,结果没有把我国的艺术水平提高,反而拉低了。这是十分吊诡而遗憾的事。重视艺术教育,正确的政策应是不分科系,普遍加强艺术教育,培养艺术欣赏品位的能力,不但有助于人格的完善,而且使高等人才有人文修养。但是通过广设艺术专业科系,以为可多培养艺术专业人才,其结果不啻青年生命的虚掷,国家的负担,而且制造大量既没有专业的知识与能力,又成不了艺术家的『艺术游民』。」

——台湾师范大学教授何怀硕说「当代中国画家之多,大概古今中外之最」

目前的艺术教育流水线只是「批量生产」毕业生,而很难培养出专业能力和人文修养兼具的画家。数量多,「艺术水平反而拉低了」,多又有什么意义?

「我们不能不沮丧地看到,目前许多美术馆的当家人与这些要求相去甚远。老套的事业性管理体制和行政任命制度,忽略馆长必须具备的专业资质和管理能力,常常将一般标准的干部或有点文艺履历的干部派到这一岗位上,以致产生『人人可以做馆长』的笑话。这种任命制度最大的弊端是,安排的干部只对上级负责,而不是对社会大众负责。客观地说,中国并没有为竞相而起的美术馆准备好充足的管理人才,这方面的匮缺可以理解,但是走上馆长岗位的人只要有事业心,就能在实干中学习,进而成为行家,问题在于,由于社会大环境的流俗,一些馆长只知在这一瞩目位置上或觥筹交错或扩充个人名声。外行指挥内行、党务干涉业务的情况也并非鲜见。」

——艺术评论家肖小兰撰文《今天,请谁当美术馆馆长?》

问题不是请谁当,而是派谁当?派谁谁就是馆长,说谁行谁就行不行也行。

「过去大家都很穷,唐卡创作的主要动力是虔诚的信仰。现在贫富悬殊,人们自然就把金钱当做成功的标准,这也不奇怪。但唐卡和书画不一样,它在技法、用料方面都有着近乎苛刻、可以量化的衡量标准。一幅唐卡质量如何,内行一眼就能看出来。浮躁者肯定能被察觉,作品卖不出好价钱。好的艺人要价很高,但作品确实是大师级的。寺院和信众筛选它,市场也筛选它,所以艺人轻易不会砸自己的牌子……(唐卡有没有可能成为下一个炒作目标?)我个人认为不太可能。国画要的是名人的名气,而唐卡艺人以前根本就不署名。你如果造假能造到大师的程度,你自己就是唐卡大师了,所以它无所谓造假。」

——西北民族大学教授尕藏才旦说「假唐卡能造到大师的程度,你就是大师了」

「香精包子」黑幕曝光时,北京牛街(回民聚集区)上的包子铺依旧天天排长队,有网友感慨那是「有信仰的包子」。艺术品市场赝品泛滥,而唐卡市场有条不紊,除了「难以造假」,还因为:源自西藏的唐卡是「有信仰的绘画」。有无信仰,大不一样。

「前些年没有批评家年会,批评家不是照样做吗?所以我并不觉得,谁有钱,谁就可以把批评家年会买下来。如果所有的批评家都买下来了,那买不下来的就是我了。所以,我很反感这种做法,我不讳言我的态度。我觉得批评家年会需要调整:第一,必须建立程序的公正性和透明性;第二,必须有自己独立的学术追求和学术主题;第三,它要在经济上与人合作,因为它需要花钱,但是不能被金钱收买。」

——批评家王林质疑「中国美术批评家年会被金钱收买」

中国目前还没有形成艺术赞助的游戏规则,出钱的、找钱的往往喧宾夺主,让原本严肃的事情变得滑稽怪诞。王林一向直率敢言,是个真批评家。

1




剛表態過的朋友 (1 人)

最新評論

相關分類


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