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香港美術家協會

 藝術信息 | 原創文章 | 協會活動 | 行業資訊 | 藝術展訊 | 藝術圖庫 | 展覽資訊 | 藝術拍賣 | 市場綜合 | 藝政新聞 | 公益美術 | 會員精品 | 關於我們
搜索
熱搜: 藝術 繪畫 收藏

自然之道與風骨之力——著名書法家劉文選藝術品讀

2011-11-18 11:45| 發佈者: nzd12139| 查看: 4952| 評論: 0|來自: 香港美術報

摘要: 黃河滔滔高歌千載,吟頌中原兒女之情愫,黃河文化流芳萬世,抒寫中原藝術之精神。 人生曆練植根于黃河,文化積澱植根于黃河,藝術創新植根于黃河;黃河文化之底蘊,對于從事藝術創作50余年的老壹輩書畫家劉文選先 ...

 

 

長江

黃河

 

《沁園春·雪》

《詠梅》

 

    黃河滔滔高歌千載,吟頌中原兒女之情愫,黃河文化流芳萬世,抒寫中原藝術之精神。

人生曆練植根于黃河,文化積澱植根于黃河,藝術創新植根于黃河;黃河文化之底蘊,對于從事藝術創作50余年的老壹輩書畫家劉文選先生來說,無論是藝術靈感的浸潤,還是藝術風貌的形成,都具有深闊壯美的影響和博大厚重的鋪墊作用。

 

半個世紀以來,從壹位懵懂的軍旅少年,成長爲我省五、六十年代就響譽全國的老兵書法家,曆練時代滄桑而跨越藝術殿堂,劉文選先生在執著與追求「自然之道與風骨之力」的艱難探索中,把書法寫在革命戰爭的標語上,寫在硝煙彌漫的大地上,寫在茫茫蒼蒼的山頭上,寫在堅硬的石碑上,寫在高高的摩崖上……寫出了壹代軍人的氣質和情感,寫出了壹代軍人的精神和力量。

 

在半個世紀的書法創作過程中,劉文選先生始終沿著中國書法、傳統哲學、文字美學的審美流變、筆飛墨動和點畫流美之路前行,在對書法家主體生命意識的持存、對主體自由精神的感悟中,完成了壹種獨具「文選風采」的書法審美形態,從而彰顯書家筆墨美學的源流和藝術品貌。

  

劉文選先生認爲:當代書法家在多元審美思潮影響的文化背景下,需要對書法美學命題有壹個新的把握;那就是,書法家或許能從自我書法筆墨叢中逆流追問,找到壹個古代書法的巅峰,找到壹個筆墨發端,找到壹個書體支流,只是壹條「線」;要成就壹個真正意義上的書法家,更需要找到壹個「面」。這個「面」,就是書法筆墨形態背景之中,那種博深厚重的文化內涵,文化底蘊、文化視野、文化旨意,以及「功夫在書外」的藝術境界。

 

因爲,中國書法的線條造型運動,訴之于視覺來講,傳達出來的,不僅僅是壹種或者多種哲學符號、精神符號、文化符號,更多的是壹些生命意識,文化情結及美感元素。因而,讀懂壹個好的書法作品,需從兩個方面著眼:壹是從「小我」處著眼,看書法家在藝術提升過程中,是如何形成書法藝術風格和面貌的?這是書法家藝術實踐之脈絡;二是從「大我」處著眼,即從中國書法的發展源流中,看能否找到書法家作品風貌的源頭和支脈?而且這種書法文脈的「血緣」傳承,對書法家作品的獨特面貌形成與發展,有著深闊博遠的影響,並促進書法家作品的精純與創新,從而體現書法藝術的生命力和文化張力。

 

那麽,書法家壹生執著與追求的書法形態,到底歸屬于哪壹品類呢?決定因素還是書家個人品性修養、文化學識、精神情感、以及認知能力和感悟能力等等。劉文選先生鑒于獨特的人生經曆與豁達豪放的性格、博學多識的文化底蘊,拿手選擇的主流書體是隸、魏、楷並驅發展壹路,其中,以「魏書」爲重,成熟于「行魏」、「草魏」壹品、壹格、壹景。

 

觀賞劉文選的書法作品,可從兩個方面來看:壹是從劉先生書法自身延續發展脈絡來看,他的書法作品始終蘊含壹種現代軍人氣質,那種堅韌、剛毅、磨砺、峻拔、執著、追求的軍人精神和力量。表現在書法作品中,始終彰顯法度的嚴謹、結體的珠玑、點畫的流美;「行魏」、「草魏」等「魏變」書體,在先生的深雕摹刻之中,無不彰顯「集衆美于有象,寫意境而無窮」的景象,納大法于新意之中,生新法于古意之外,波瀾壯闊顯铿锵金石之氣韻,氣勢磅礴見樸拙雄渾之華滋,倜傥潇灑,無拘無束,天地自在。

 

二是從劉先生書法文脈的傳承來看,他的書法作品始終表現出壹種「魏晉風骨」,這是壹種自然之道與風骨之力。書法創作,道法自然,既有「小我」也有「大我」,追根溯源,回歸天然之規律,執著于風骨之行路,得之于自然,行之于風骨,書法筆墨底蘊深厚,激情迸發,骨相給力,可謂筆透千載,雄渾萬裏。

 

在這個書法文脈傳承的同時,劉文選先生很注重書法「意境」的營造與拓展。他的書法作品,得益于他對文學、詩詞、繪畫、攝影、新聞等藝術的養頤和通感,得益于這些多學科的「書外功夫」,得益于對書法「意境」的深挖與開掘。其中,文學爲其書法鋪路,增添書法的文化內涵、文化元素;繪畫爲其書法增添視覺元素、美感元素,使其書中有畫,畫中有書,書畫之中皆有詩,逸趣橫生,境界盎然。

 

當代衆多書法家大都選擇行楷、行草、狂草等楷意書體,也容易臨摹,爲啥劉文選先生偏選「草魏」壹體呀?

 

其實,這種「草魏」書體的選擇,也是劉老50多年來苦苦思索、苦苦探索、苦苦求索的艱難選擇。古今選擇魏書作爲終生追求的書法家少之又少,因爲魏書難度大,創新更難,不易把握創新與發展的方向,更不易行成自己的書法面貌。選魏書,尤其是選擇「草魏」壹路,與劉老的軍人個性和經曆相關,與他長期做文化工作的文字「刻寫」有關。更重要的是,劉老覺得,書法創作,不能局限于爲書法而書法,書法不能單純地寫字;選擇書體,要考慮怎樣形成個性面貌?書法文筆能否延伸至古代魏碑傳統之深層源流?在探索漢隸向唐楷分野演繹的過渡中,魏碑書體如何傳承與創新?如何將魏書的端莊大方、質樸厚重、剛健有力、金味石趣、率真野逸等特點做到極致?如何將傳統魏書從石碑、摩崖的刀刻「金石味」轉化爲宣紙上的「金石味」,再將宣紙上的「金石味」體現出石碑、摩崖上的「金石味」,盡顯天然之本色、自然之風骨?

 

「金石」在心,立紙成「魏」,涉筆涉險,拙筆、澀筆、古筆、枯筆、險筆壹並用之,滄桑感、曆史感深藏其中;魏意深厚,巧拙並茂,華而能實,澀而能動,表意空間,變化多端,豪放婉約多姿多彩,動靜相融出神入化,唐碑之森嚴,魏碑之險峻,隸書之工穩,楷書之俊秀,草書之飛動,雜糅其中,妙合天然,是可謂「瘦勁如鐵,變化若龍,壹字壹奇,不可端倪。」

 

由此可見,劉文選的書法作品,之所以具有較高的文化價值和藝術價值,是因爲,劉老的作品始終堅守「自然之道與風骨之力」,將「金石」蘊含功底,美「味」留在紙上。

 

7




剛表態過的朋友 (7 人)

最新評論


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