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註冊 登錄
中國香港美術家協會 返回首頁

夏柏森的個人空間 http://hkmx.org/?29771 [收藏] [複製] [分享] [RSS]

日誌

清气满乾坤——夏柏森 大森

已有 1325 次閱讀2015-8-3 11:41 | 中国画, 创新, 万里

大森先生之画皆俱为妙品,妙于何处,其因有三。其一因有传统。此传统不是马夏荆关之克隆,亦非四王吴小军之复制。他将古人的东西,从点线面到造型,从用笔到用墨再到用色,反复细嚼千百遍,然后吐出一口崭新的语言,这种整合的语言,我谓之传统出新。嗅之,清香四溢;观之,似有唐贤遗风,似有宋哲之丘壑;似有南宋之筋,似有北宋之骨;似有元人之溢气,似有四僧之睿智。然细品味,不复如唐,不复如宋,亦不复如元,恰如蚕食叶而吐丝然丝与叶,丝乃叶所变,然丝与叶相距万里。完全是一种物质变成了另外一种物质,丝是叶乎,非也,叶是丝乎,非也,然无叶则无丝,有叶无蚕也无丝。大森之画风非古人之画风,然无古人之画风则无大森之画风。上窥宋元,近观百家,溶百家于一炉,汇万物于笔端。此即大森高于他人之处,那么大森画之妙处。中国画有一个长长的台阶,不上第一个台阶,就难于上第二个台阶,就难上到更高的台阶,这个台阶是无限延伸的台阶,前一个台阶较至于后一个台阶,即为传统台阶,下一台阶较于上一个台阶,即为创新台阶。中国画就是这种由此及彼,由近及远的一种延续运动。今日之创新所得之成果又成了明日之传统。明日之创新所得之成果又成了后日之传统。这样,一环扣一环,一个台阶衔接一个台阶,就是中国美术发展史。二十世纪之画家不可能一下子越过到二十二世纪去,他必须经过二十一世纪。试图跳跃者终将以摔跤而告终。此理大森深谙之,他一步一个脚印走来,走到现在,走向将来,这种踏踏实实的走路作风是老实的作风。大森不哗众,不弄巧,居于闹市悄然独思,过于熙攘之群而超然独往,他之所得,人不知之,即使知之,而不解之。他在学中变,又在变中学。人不取悦大森,大森亦不取悦于人,高哉,大森。他的变非绝对的,学也非绝对的。他的变又是相对的,学也是相对的,学海无涯,大森的学与变,继承与创新亦无涯,书山有路,大森足下亦有路,此路乃正路,行之时间愈长,所去愈远,所见愈奇,所得愈丰。


  其二曰:大森画有诗意。读大森画如读诗,诗之妙在于妙境可意会不可言传之,画之妙亦在可意会不可言传之。大森作画,将为人之真情,处事之豪情,热爱山川之赤子之情,遥牵万物之幽情泻于笔,倾于墨,赫然成图。故其图可观,可居,可游。故其画耐品,耐回味,耐推敲。身心疲惫之时,斗志懈怠之时,春风得意之时,悠闲自在之时,读大森先生画,当有不同的心境,不同的收获,但有一点相同的,那就是美的收获。


  其三曰:大森的画中有清气,画贵有气,四维相遇,气之所生,画有气则治,有气则灵,无气则滞,无气则死,气之高下,可印证画之高下,凡画,应以气定其格,气愈清,而品格愈高。反之,气败而画败,昔人论画,首推气韵生动,而气又列为首位,关于气之论述,卷帙浩繁余不赘。大森之画,其气清而流动,弥漫笔墨之间。或屈曲回旋,或蓬勃微荡,或喷薄而发,或奔流而泻,或悠悠哉盘旋,或浩浩乎横亘,或遮万物以造朦胧,或蒸腾一峰以壮其势,或护茅蓠吸坛其幽,或随小溪以示其远,或大或小或长或短,或远或近或似万象,或若有若无。


  倪迂言:仆之为画志,不过逸笔芊芊,聊舒胸巾还之耳。


  画画之气,乃画家心中所生之物也,给人以有圩垢,焉有气乎。大森先生数十年如一日,读书养浩然之气,深入名山大川养胸中逸气,诚实为人养胸中正气,故其笔下磊落,不同凡响。画成气韵生。这是一种画的境界,也是一种人生的境界。大森先生的画是其情之所至,气之所至,故其画中有意,意外有象,画中有气,气外有气,此等玄妙之机,须慢慢品味,方可得一二。对于大森而言,凭此气,他的画不久的将来会达到一种化境,他的画陶冶了他的情操也陶冶了别人的情操,而他高尚的情操和人格,又使他的画迅速的升华。他心中清气浩荡,他的画亦清气浩荡,这种浩荡的清气正是中华民族的伟大之根本,是中国人奋发向上之根本。我愿这种清气从大森的画中溢出来,光忙四射,弥漫乾坤。

大森山水画

大森山水画

大森山水画


雞蛋

鮮花

握手

雷人

路過

評論 (0 個評論)

facelist

您需要登錄後才可以評論 登錄 | 立即註冊


回頂部